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熙蕾

思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秋小札  

2015-12-10 12:41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”站在清秋陌上,写一笺心绪,寄几许流年。停留在岁月深处,清晨邂逅一片落叶,悸恸一个秋天;午后遇见曾经的自己,安暖一剪时光;傍晚对望一棵葡萄树,守候浅淡人生

——题记

【一】清晨邂逅一片落叶杭州http://hzkpgs52.com 

晨光如羽,漫过帘子,浮动着几缕微光。已到清秋时节,站立窗前,天空灰蒙蒙的。几场雨过后,秋虫的晨鸣曲已弦断音绝,偶有鸟儿飞过,没留下一丝痕迹。晨风乍起,一丝凉意沁入肌肤,心间也渐渐泛起秋凉。秋,又是一个离别的季节。

清晨,经过一片厂房,厂房前有一片小树林。在九月的风中,远远看去深红、浅红、金黄、淡黄、暗绿相间,在风中,宛若一匹斑斓流动的绸缎,绚丽的让人悸恸。走近时,看到树荫深处已铺满了一层五彩的落叶,静静的叶片上露珠点点,仿佛那片片叶子还沉醉在梦乡,不愿醒来。

夏天,经常路过这片小树林,便顺着树荫慢慢地游走着,既是贪恋这一处的阴凉,也让少与自然亲近的心,游弋于这片绿意之中,暂得一份闲适。一晃,两个月过去,已忘了还有这一处幽静地,今天重新邂逅,不禁潸然。重庆http://chq9520.com 

岁月匆匆,季节变换,曾经一片生机勃勃的小树林,也染上了秋的思绪,平添一份季节的沧桑。一阵风吹过,顺着风的方向,红、黄、绿的叶子,纷纷从树上飘下,如一只只彩蝶,跳起一曲高雅的华尔滋,旋转着,划着优美的弧线,翩翩跹跹地落在地面,然后一切又恢复寂静。心在此刻静止了,那瞬间的零落,竟是如此唯美,终于领略到“秋叶之静美”了!

顺着林子漫步,脚尖绕开路边的叶片,脚步变得更轻了,似乎怕惊扰了它们的梦境,又似乎怕太重,会振落几片不舍的树叶。突然,“啪”的一声,一片叶子如一只苍鹰俯冲而下,坠落在脚边。这一过程,似乎只有一秒,那个从上而下的影子只在眼前一晃,便直直地落下,静静地躺在地上。那一刻,我呆立住了。这片叶子似乎比别的叶子大些,叶片已失去光泽,躯体已失去柔软,干枯、灰败地卷曲着。

这片叶,在坠落的瞬间,不曾有一丝犹豫,不曾划一个优美的狐度在空中做片刻停留,似乎没有留恋,似乎不愿与母体做一次深情的道别,就这样做一个自由落体运动,就这样静静地回归了大地的怀抱。这片叶子掷地有声,那声音似乎重重地击在我的心上,让我深深体会到这个“掷”字的铿锵有力。那片叶子落得如此绝决,又是那样悲壮,我的心紧紧地收缩了。上海http://shdk581.com 

我不时抬头看看树上的叶子,又不时看看脚边层层落叶。这一片片小小的叶子,从轻寒料峭的初春展露胚芽,经过春风细栽,经过细雨滋润,经过阳光抚摸,长成夏天的浓浓绿荫。这过程,不仅在光合作用时为母体提供养份,也为四周提供了氧气;不仅隔离的污染,也为人们留下了阴凉……

而最后静静地落叶归根,将有限的机体回馈大地。或许这就是叶子的生命历程吧。“黄叶无风自落”是生命的最后旅程,落叶归根是生命最后的回馈,无需惜别,无需伤悲,只在干枯之时静静地飘零。都说生命是一场修行,那这样从容的零落,也是一种人生的圆满吧。

“落红非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总护花”,落叶、飞花是如此相似,枝上繁华一季,季节一到,便零落成泥,生命的历程是如此短暂,又是这样的从容。也许每个生命自萌芽开始,就承载着自己的使命,随季节荣枯。宇宙总是遵循能量守恒定律的,灭灭生生。有形的生命最终化作微小的分子,星移斗转,再进入下一个生命的轮回,又将化作有形。

以往,看到缤纷的落叶,总会拾起几片,夹入书中,就好像自己把这一个秋天收藏了。偶尔翻开书本,纷纷飘落的叶子,让心又回到斑斓的秋天,然后,随之想一阵心事,发一会儿呆。这一枚落叶,似乎让我看到一场不一样的生命告别仪式。我想,这个秋天不属于我,只属于陨落的生命,就让这些落叶安然地静守一隅,再做一个长长的梦,而后随着季节进入下一个轮回吧。

离开那片小树林,我不禁在心中遐想,若以季节来分,迈入四十门槛的自己,不也进入了生命的秋天吗!在历经风雨,历经沧桑之后,秋霜染鬓,岁月侵颜,躯体如黄叶、残花一样渐渐枯萎。逝水流年轻似梦,春花秋叶自从容。那么,我也该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向生命的秋天。

【二】午后时光--重逢自己

午后,门外行人的脚步声渐稀,九月秋意渐浓,秋风渐冷,对门的那只常与小孩嬉戏的小狗也悄没声息了,关上电视,关闭音乐,四周变得分外静谧。阳光透过玻璃棚,无力地照了下来,令人慵懒欲睡。不肯辜负这般宁静好时光,于是,沏一杯清茶,静坐窗前。手持一本白落梅的《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》。象牙白的封面,和古典蓝圈,含一枝白梅,几个沉稳的标题,素净清雅。这一纸墨香,洇染了这一剪闲逸时光……

蓦然想起,这景致好似回到年少时光。那时,每每周末的午后,我便将自己横卧在一张藤椅中,这姿势虽不优雅,却宛若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让我怡然。手上一本书,身边一些零食,一杯水,一个长长的午后我便惬意地沉浸在书中的故事里,与之同喜与之同悲。

同样的午后阳光,同样的一人一书,只是手中的书,从纷繁故事变成了淡然禅思,身边的杯里由水换成了茶,椅中的人由少女转变成了岁月留痕的妇人。心中轻轻感叹:是谁偷换了时光,回转身,仿若隔世……

岁月流转,人在旅途总是步履匆匆。于苍茫的人世中,茫然地行走,一程山水,一程风霜。行程中,甚少停下来,回头细看曾经走过的路,也无从去计算这一路的得与失。只是在某一瞬间,偶然发现,似曾相识的的画面,然后才翻阅过往,去寻觅那一刻的记忆。原来,时光深处,还藏着一个熟悉的自己。

倏然醒悟,时光交叠,我们在人生的某些节点也会重逢曾经的自己。然后用惊诧的目光审视自己,时光变了,外形变了,心境也变了,唯有沉积于灵魂深处的某些情怀,依然匍匐于心底最柔软处。那一瞬间,从心底涌动出纤柔的感动,有咸湿的液体漫过眼眶。原来时光飞逝,风霜夺去了容颜,眸光沾染了尘埃,而那个心怀如梦的自己一直未曾离去。此时,宛若找回了迷失的自己,找回了旧时光,心变得安然。

碧水、素笺,茶香、墨韵。游走在白落梅的禅意人生里,季节隐匿于时光深处。让心与文字对话,让自己与自己重逢。

时光静静流逝,门外的脚步声又渐密了,匆匆的行人赶去上班。起身,掩上门,返回时,重新沏上茶,一缕茶香飘荡,心为之一动:“纤纤细雨逐飞花,漠漠秋阴一盏茶。闲对轩窗书篆字,一丛陶令到谁家?”这是自己曾写的一首诗。原来我曾经也在同一时节,静守着这样一段静静的时光,闲对轩窗,漫品秋阴,轻抒心绪。原来季节交替,那些安暖的时光也可以重置。我又一次邂逅了曾经的自己。

白落梅在阳光下,赌书泼茶,静坐小憩。偶有路人,打屋檐下经过……青墙黛瓦下,这短暂的邂逅,竟成了高雅的风景。有限的时光,反而让她记住了一个路人的风华。转身的刹那,能感知到彼此眼眸中那一点淡淡的留恋。

这个午后,我在阳光下,伴一盏茶香,一纸墨香,于静默的时光深处,邂逅曾经的自己,那是浅淡人生中安暖的瞬间,是心怀深处宁静的风景,回眸,铭记下淡淡的欢喜,心变得轻灵了。

【三】傍晚时分——与一架葡萄树对望

傍晚时分,静倚门前,天空灰白,一弯冷月,泠泠地独依天边,昏黄的路灯下,黛瓦灰墙一片孤零,一扇扇窗门若一个个黝黑大口张开着,寂静的长巷向两边延伸。清秋冷巷,唯有我与一架葡萄树静静对望。

记得那是初夏,刚搬到这里,我的目光就被门前那一架浓荫翠绿的葡萄树吸引。两枝粗壮黑褐的藤枝分别从两边的水泥圃出发,弯延而上,分杈出无数的枝条在竹棚中央汇集,交织成一张大网,翠绿的叶片密密匝匝,参差成一片浓荫,微风一吹,掀起层层碧浪,给人一片清凉。叶片下匍匐着一串串玲珑剔透的葡萄,令人口水泛滥,仿佛葡萄的汁液已含在嘴里酸甜流淌。于层楼林立的深巷,这一架葡萄树摇曳成一道独特的风景,站在门前,那绿荫直向心中蔓延,邂逅这一架葡萄树,我满心欢喜。

初来时,方向感极差的我总迷失在这纵横交错的巷陌深处,而门前的那架葡萄就成了我的“航标”,只要看到它,便知道家到了。

每天早晚走出门口,在聒噪的蝉鸣声中,总看到一对头发斑白的老人在葡萄树下或浇水、或播种、或折菜、或吃饭、或乘凉……树荫下徜徉着他们细水长流的日子。绿荫与老人,在朝阳或晚霞中,定格成一幅恬淡宁静的风景。时常想,若我老去,是否也能有一处这样的居所,安度风烛残年?是否也能与他们一样,从容淡定,朝简暮闲?

夏渐深,每每经过葡萄树下,总会抬头看看,看那果实渐渐饱满,颜色渐深,心中总涌动着莫明的喜悦。并非垂涎它的美味,只为生命的成熟而感动。

夏日的傍晚,总喜欢站在门前,看落霞慢慢染红天边;看对门的小狗与孩子们嬉戏;看附近的邻居打开门,走出大门,三三俩俩地站着;看那架浓密的葡萄树,在风中晃动着稠密的叶子;看邻居们渐渐汇集在葡萄树下纳凉、聊天。

巷子里显得格外热闹、温馨,仿佛回到童年的山村,一种和谐与悠然弥漫心间。然后夜幕渐渐升起,残霞渐渐褪去,一弯月宁静地浮上巷口,华灯渐渐洇染了墨色楼影,蛩虫奏响了小夜曲,将巷里的人流渐渐稀释,将窗口的灯火渐渐点亮。

七月返回故乡,凌晨时分,这架葡萄树渐渐淡出我的视线,临行前,我用手机拍下了它,似是留念,也似告别。当重返这里时,映入眼前的依然是这架葡萄树,果实已然被摘完,叶子也渐渐稀疏了,在落日余晖里,略显沧桑。

而现在,秋深叶落,葡萄架上只剩几片干枯的叶子,在晚风中颤抖着,褐色的虬枝如一张干瘪的网,交织于竹棚之上。一架葡萄树就这样从苍翠走向枯槁,于秋风中,独守一份苍凉。这架葡萄树已成了我浅淡流年中的一处风景。我守在季节深处,静看一季苍茫,静品四季风景。

虽然季节变更,每天傍晚,我依然独倚门前,看着巷陌的风景,任一扇扇窗中的灯火明灭,而那架葡萄树依然与我静静对视着。在它干枯的生命里,依然流淌着希望。历经一季风霜,静守一份荒芜,等候季节轮转,来年,生命又繁衍成一片苍翠的绿荫。一阵秋风起,葡萄架上的几片残叶依然在风中瑟瑟飘摇,而我的心已掀起了微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